货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716我的这一天

发布时间:2019-09-12 19:38:05 阅读: 来源:货车厂家

“7·16”,我的这一天

一声响雷将我从梦中惊醒。看看表,正是清晨6时许,窗外下着大雨,“今天星期六,恰逢自己轮班休息,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我在心里想。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起,有些不情愿地按下接听键,里面传出的消息让我睡意全无:“恩施市白杨乡境内发生重大车祸,估计有16人以上遇难!” 听到这样的噩耗,我震惊了。来不及多想,一边下楼直奔车站,一边向总编辑报告情况。总编辑当即指示:立即乘专车赶赴现场,掌握第一手材料! 车至恩施熊家岩后,我还没找到车祸现场,国道上,车流倒是一如既往地穿梭。问一位村民,他说:就在前面两公里的地方。由于雨大,司机不敢开得太快,但我还是不断地催促:开快点,再开快点!这时,有救护车不断从车旁擦身而过,闪烁的警灯和长鸣的警笛声,让人感觉到临战前的紧张。 7时零4分,我到达车祸现场———恩施市白杨坪乡张家槽村境内,318国道 1528公里处。此时,现场的伤员已清理完毕,死难者已被全部运走。车辆出事处一片惨景:百余米高的山坡上,散落着车子的轮胎和摔碎的玻璃,树木及杂草被失事客车碾得一片狼藉……有近百人在围观,人们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悲痛严肃。几位参加施救的人员,全身上下被淋得透湿,衣服上满是泥泞。 我首先找到的一位目击证人,是张家槽村的支部书记饶贵尧,虽然他在详细向我介绍情况,我却无法记录,因为雨实在太大,写在采访本上的字,很快就被雨水淋得模糊,头上的那把雨伞,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没办法,我只好拿出采访机来,与饶书记对话。 大约8时左右,我在现场遇见了州卫生局局长雷德全。由于他在现场参加指挥施救,浑身上下同样被雨淋湿。出了这样的特大交通事故,卫生部门总是应该冲在最前线的。他告诉我,有一位伤员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现在的死亡人数已经是 17人了。“那么,其他伤员的情况呢?”我问。“据报告,极危重病人有10人,也就是说,这10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说。 为了弄清伤员的抢救情况,我们搭上雷局长的车前往医院,在车上,他不断用电话了解各医院的急救情况,并口气严厉地一一作出指示:“必须竭尽全力,不让死亡扩大……”10时许,我们到达州中心医院。 此时的恩施各大医院,同样是一片紧张的忙碌。在州中心医院的急救病房,我看见州领导胡毅正在一个个了解伤员的抢救情况。医生们紧张而有序地工作,他们脸上的表情和快速穿梭的脚步,让人感受到一种无声的压抑。 从几家医院出来,时间已是中午。这时,我才想起,从早上到现在,我肚子里还滴水未进,突然饿得厉害,但当我坐到餐馆时,却又没了胃口。 下午2时,我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回到办公室。正准备打开电脑时,总编辑通知:下午2点30分,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我一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于是提起采访包就赶往民族礼堂。开完发布会,又接到通知:4时30分,在亚洲大酒店采访政府汇报会,省领导已飞往恩施。 也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开始响个不停,来电的大部分是外地媒体的同行:重庆晚报、三峡商报、华西都市报……一个电话连着一个电话。作为本地媒体的记者,我只能给他们一一解释:车祸虽然出在恩施境内,但客车的登记地在外地,恩施各级政府正在高速运转……我一边解释,一边写稿,虽然室内的空调已开到20摄氏度,我却仍然是满头大汗。 下午6时,外地媒体同行开始陆续到达恩施。到达恩施后,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找同行了解情况。于是,本报记者部就成了他们的大本营。此时的电脑特别紧俏,有几位同行“抢”不到座位,席地而坐,在椅子上打开自己的便携电脑开始往本部发稿,十几平米的办公室,被塞得满满的,各路记者的手机铃声和呼叫声以及电脑键盘的敲击声,让我们的记者部空前紧张和繁忙。 在这里,我还想说的是,从外地同行们的工作作风上,让人感受到外地媒体竞争的激烈和他们工作的高效率。他们有的从现场回来,来不及吃饭、找宾馆,首先是完成发稿任务,一身泥水,一身汗水。宜昌一家报纸派出了三名记者,其中摄影记者、文字记者各一名,还有一位负责人,由此可见他们对这次报道的重视程度。 我和同事将消息和通讯完稿后,已是晚上10点。送走最后一批客人,时针已悄悄指向11时20分。

逾万浙商人均一套梦碎迪拜浙商炒楼蒸发20亿顶管机

中国汽车社会二次转型呼唤政策加力钻头

杂交水稻新组合优缙恢1号假野菰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