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战地女记者讲述索马里噩梦常被绑匪强奸滴眼液

发布时间:2019-09-12 17:11:55 阅读: 来源:货车厂家

战地女记者讲述索马里噩梦常被绑匪强奸

逃跑后被抓回毒打阿曼达回忆说:“我告诉他们(绑匪),我家没那么多钱,但是他们不信。他们觉得,加拿大人都特有钱。”为了自保,她选择了皈依伊斯兰教,希望能够以此换来绑匪对两人的善待。《古兰经》禁止穆斯林抢劫其他穆斯林的钱财,但绑匪称,这是“特殊情况”。《古兰经》也禁止强奸,绑匪还是说,这是“特殊情况”。于是,毒打变得理所当然。“他们经常打我,认为只要打我,我就能让家人赶快交赎金。”强奸,甚至轮奸的恶行,则是接连出现。两人曾试过逃走,从近4米高的窗台跳下,逃到附近一座清真寺请求那里人的帮助。可是,当地人不敢帮他们。绑匪很快就追到了他们,手中挥舞着冲锋枪。被抓回去之后,两人再遭毒打。被绑架的那段日子,阿曼达无数次想过放弃,一死了之。但她撑了下来,“在黑暗饥饿中,我筑起了自己的空中楼阁。拾级而上,那些令我恐惧,令我想去求死的声音消失了。只有一个声音问我,‘在这样的艰难时刻,你还好吗?她向自己的内心回答说:“是的,现在,我仍然还好。”在“空中楼阁”,阿曼达吃到任何自己想吃的食物,能够拥抱每一位家人和朋友。靠着“空中楼阁”,她撑过了那460天;靠着宽恕,她重获新生。 建基金会帮助女性460天之后,即2009年11月25日,两家人凑齐120万美元,交给绑匪。阿曼达和尼格尔最终获释。刚刚被释放时,阿曼达内心充满了愤怒、恐惧和怨恨。整个家为了救她,已倾家荡产,父亲的房子被抵押了。她和母亲住在小屋中,想着该如何重建以后的生活。她痛恨那些绑匪。她愤怒,怨恨,既恨他们,又恨自己。最终,她找到了摆脱痛苦的途径—宽恕。现在,阿曼达每天起床前,都要做一套仪式:宽恕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也宽恕自己。她告诉自己,如果别人伤害她,那也是“他们自己感受的一种反应”。她试着不去憎恨绑匪,去理解他们,认识到他们只是暴力环境和无休无止的战争的产物。在逃跑到清真寺时,一个老奶奶在绑匪找到两人时,拽着她的胳膊,想救她。当时,阿曼达决定,如果得救,她要回报老奶奶。获释之后,阿曼达决定,要为改善索马里的生活而努力,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减少这个国家的暴力。2010年,阿曼达创办了非营利性的“全球富足基金会”,帮助索马里女性接受教育。该基金会已筹集了数百万美元,资助了47名索马里年轻女性接受大学教育。该基金会还向遭受性虐待的女性提供医疗救护和心理咨询,并资助当地女童接受小学教育。2011年,东非遭遇严重饥荒,“全球富足基金会”是第一批运送食品过去的团队之一。阿曼达已多次返回索马里。在其看来,回去不仅仅是为了提供帮助,更是为自己所有的情感,找一个通道。今年夏天,她去印度远足,“重新发现自己在世界上的立足点”。链接从酒吧离职成“战地记者”阿曼达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一个小镇上出生、长大。父母早就离异,她和哥哥,是在母亲与男友吵架摔东西的声音中长大的。家里很穷,兄妹两人从4年级开始,就去捡废品、塑料瓶,贴补家用。只要手里有一点零钱,阿曼达就会去家附近的二手书店,买过期的《美国国家地理》。因为家境贫寒,阿曼达没有上大学,而是在一家酒吧做女招待。20岁时,阿曼达开始了旅行。她利用攒下的钱,去了委内瑞拉,之后又去了亚洲和非洲的一些国家。她说,每一次穿越国境,对她而言,都像是“一次启示,胜过学校,胜过教堂”。在旅行中,她萌生了在世界各地做“自由记者”的想法。2005年,24岁的阿曼达辞去女招待的工作,利用自己打工攒下的钱,自费去全球冲突地区,进行新闻报道。2007年,她去了阿富汗;2008年1月,她去了伊拉克。除了为家乡的一家报纸写专栏外,阿曼达没有被任何一家媒体雇用。她的身份更像是“自由撰稿人”。索马里被称为“地球上最危险的国家”。这恰恰是阿曼达盼着前往索马里的原因,她可以借助自由采访,赢得名声。在其看来,那(去索马里)简直是一项馈赠,“我特别高兴,因为那里没有竞争”。本版撰文/新京报记者 高美 王凯

自主零部件企业脊梁要挺直更需呵护

中国社科院经济形势分析报告2004年春我的钢铁

泰北汽车市场萎缩35

同曦客场不敌东莞总经理底蕴不行成熟度不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