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吴庆温州模式没有破产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3:09 阅读: 来源:货车厂家

吴庆:“温州模式”没有破产

2001年4月至今,温州中小企业因资金链断裂遭遇倒闭潮,温州已有90多名企业老板因欠下巨额债务而卷款外逃,债务总金额估计有近200亿元。这一现象背后是温州广泛、发达的民间借贷出现严重危机。有数据显示,温州89%的家庭、个人和59%的企业都参与了民间借贷。  10月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温州主持召开会议,指出一要认真落实并完善对小微企业贷款的差异化金融监管政策,对符合有关条件的小企业贷款进行专项考核,提高对小企业不良贷款比率的容忍度;二要明确将小微企业作为重点支持对象,支持专为小微企业提供服务的金融机构。  如何评价温州模式的困境,如何看待在温州民间风行的高利贷现象,本报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的吴庆博士。吴庆认为,货币政策过度紧缩加剧了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境,高利贷是市场供求关系下的正常产物,唯有在得到法律的保护下,高利贷才能下降。  吴庆:我们通常说法中的小企业,可以用小金融机构去给它服务,但是更小的、个人的呢,怎么办?更小的企业反倒需要更大的金融机构去提供服务。  这次的问题,跟以往不一样。我想表达的是,金钱货币在一个经济体里的循环,就像血液在人体内循环一样。我们的大银行,工农中建,就像主动脉、主静脉,很粗;小的金融机构就像毛细血管。我们有根深蒂固的体制问题,就是我们国研中心副主任卢中原讲的,他说是体制问题,跟货币政策没关系,我完全同意他的前一句话,后一句完全不同意。  当我们主动脉主静脉里血液很多的时候,也未必能满足我们肢体末端的血液需求。这种状态,这个体制,很多年没有改变或改善。在这种情况下,毛细血管肢体末端总是缺血,主动脉总是不缺血。再说得详细一点,作为共和国长子的大型国有企业从来不缺钱,无论货币政策是松是紧,因为它离主动脉很近;甚至地方政府支持的企业,也不会缺钱。但是要靠毛细血管输血的小企业很缺钱,特别是在货币政策紧缩的时候。在货币政策放松的时候,资金能否满足需要很难说,而紧缩的时候更难受。  吴庆:货币政策一松一紧,是典型的人造危机。弗里德曼和施瓦茨总结1929年危机的时候,有一条教训,在泡沫破裂之前,美联储无所作为,维持低利率,什么事都不干,等到泡沫破裂时,发现这是必然破裂的,开始破裂的时候反倒收紧货币,加紧了危机。如果既没有美联储前期的放任,也没有后期的紧缩,那么1929年的危机可能就跟1920年、1911年的危机差不了多少。1929年的危机之所以成为很严重的危机,在弗里德曼和施瓦茨看来,那就是因为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失误。  当下我们正在看到的就是一次货币政策的失误,我认为现在紧缩过了头。今年2月份我就开始说,货币政策有紧缩过度的危险;4月份我又说了一次,过度紧缩仍然是今年最大的风险。  吴庆:转型是一件很难的事。第一,要花很长的时间;第二,转型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很大的风险,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所以,现在就开始判断其转型是成功还是失败,为时尚早。  吴庆:这是一个更大的话题,转型怎么转。我们说的转型有两种,一种是体制的转变,我们所谓的改革,以前说的改革,现在已经很少提了。有的讲转轨,在我看来是同一个意思。  另一种是,增长方式的转变。我觉得增长方式和体制是两回事,体制是个深层的东西,增长方式是个表象的东西。我们现在比较强调的是表象的增长方式转变,而体制方面很少提及什么了。不仅如此,还更加强调中国模式、中国特色,所谓强调中国模式、中国特色其实是跟我们原来学习发达国家经济体制那种方式背道而驰。直接说我一个观点,在经济体制不变的前提下,我们的转型、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们现在的着力点,应该在体制上想办法。拿这次危机来说,现在应该做两件事,第一个是很着急的事,过度紧缩再不能维持下去了,再这么下去,小企业会成为多米诺骨牌了。老板们逃跑是传染的,具有金融危机的特性。  第二个是,趁这个机会,在体制上做一些转变。中小企业的融资环境,所谓毛细血管这些东西,从制度层面上来改善,特别是在温州那样的地方,有深厚的民间借贷传统。实际上只需要给这种民间借贷的传统加上法律的保护,我认为它会走上成功。高利贷利率的高低是市场决定的,法律不保护的那些交易,风险很大,双方会承担很高的法律风险,法律风险最后变成利率上头的一个溢价,加大民间借贷的利率,更加接近高利贷。高利贷应该保护它,合同不变,利率会自动降下来。  吴庆:是的。我在最近的文章中提出,影子银行不是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而是事实上的受害者之一,不应该成为替罪羊。  吴庆:需要区分体制与政策,体制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东西,会持续很长时间,政策是短期的东西,是去做的事。如对金融打比喻,体制就是血管,政策是医生拿刀和药去改变体制,现在既没有动刀也没有吃药,我认为已经到了该动刀吃药的时候。从毛细血管做起,增加支架,现在是管着毛细血管,不让它生长,只要去掉这个约束,毛细血管会长得很快。民间金融不要打压它,让它生长,毛细血管会遍布。  至于利率,高利率,全世界都认为高利贷是坏事。但只要保护它,自然会降下来,有法律保护有利可图,我愿意将自己的钱借出去,大家都这么做的时候,资金供给增加,利率降下来了。现在需要警惕的是,浙江那边马上出了政策要约束高利贷,直接管价格是很糟糕的事。把价格按下来,那些企业更难得到钱。还有一种情况是,它从灰市集资,然后躲到阴沟里做黑市交易,利率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还要高,我们能看得到价格的市场只是一个灰市,甚至白市。现在的政策只是直接降体温,不去找病灶,这是背道而驰的做法。  时代周报:温州商人发家时多依靠实体制造业经济,现在转向投资房地产等暴利行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向?同时证明前期投资是赚到了钱,所以才使得许多同乡们竞相效仿。  吴庆:跟当前的经济环境有密切关系。我们现在的经济政策增加了做实业的风险,他们的成本不断上涨,吞噬他们的利润,而且未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为这种吞噬会持续下去。  我也讲过,我们的通胀还会连续,会长期化,因此有很多企业家会感觉到成本在上升。他们做生意,做短期的可以,三个月的合同他敢签,6个月的合同他不敢签,一年的合同就别扯了。当交易变成了接近现货的交易,你想我们的市场还会怎么样。  所以实体的买卖很难做了。另一方面,我们的流动性在不断增长,资产价格趋势是上涨的,今天房价涨,明天可能是地价涨,再一天可能是股票涨。哪怕是茶叶、古董、石头、新疆和田玉。当资产价格不断上涨,做炒作的话,很快获得暴利,这是很高的收益。另外,流动性充足的情况下,资产上涨的可能性大,下跌的可能性小,做炒作的话风险反倒是偏小。所以大量资本往这边去。但要知道,任何泡沫总会破灭,总会有收场的时刻。所以我认为通胀还会持续,当通胀到尽头的时候,我们就会有一次危机,这次危机什么时候发生,以什么样的可能性发生,我不能确定。  吴庆:中国当前的这种经济增长方式已经很难持续。第一,靠出口,靠外部市场给国内的生产企业继续生产下去,国内市场消费不了那么多,需要靠外部市场。第二,生产能力的扩张是靠不断的投资,包括通过基础设施的投资来扩大国内生产率。  出口还必须增长,出口越来越多的产品,来消耗越来越高的生产力,这种方式不可以持续。2008年我说过,已经走到了尽头,现在到了转变的时候。要靠市场的力量来转变,不能靠政府,政府已经喊了很多年的口号,但是很难做得到。  国际比较一目了然,美国是依靠市场来完成它的更新换代升级,it产业、硅谷之类;日本是靠政府部门产经省来主导日本的产业升级,最后日本的转型失败了,美国是成功的。摆在中国面前,可以选择走日本道路还是美国道路。我们更多倾向于类似日本的方式,比如由政府来发现、确定7个新兴产业,中央政府说7个,地方政府全部拷贝,有的地方政府再加上一个,搞个七加一、也许七加二。但不管怎么样说,全是政府选的新兴战略产业,这种模式风险很大。

北京广告衫定制厂家

天津T恤衫定做

西装定做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