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眼病概念龙头股屡屡违规上市公司成为提款机

发布时间:2021-01-08 01:46:50 阅读: 来源:货车厂家

其中,最打眼的要数天目药业了。9月17日,公司开盘即涨停,中间小幅打开涨停,续又接到涨停,最终以涨停报收。公司内部人士9月20日对《投资者报》表示,近期并无特别利好事件发生,生产的眼药水主要功能是明目和抗疲劳,并没有治疗红眼病功能。

疫情难撑股价

天目药业内部人士透露:“公司没有用于治疗红眼病的生产批号,即便是现在开始申请,短期内也不可能申请下来。”

虽然如此,但天目药业9月17日涨停却与红眼病概念有关。多位机构分析师对《投资者报》表示,对红眼病疫情关心较少,但部分生物医药股上涨肯定与此有关系,这是因为部分游资在炒过“超级细菌”和“蜱虫”后,想借红眼病疫情上位,达到炒作目的。

9月17日,沪指下跌0.15%,在沪深两市5只涨停的个股中有两只红眼病概念股:中珠控股和天目药业。

当天,中珠控股收于14.23元,换手率4.92%。天目药业收于14.89元,换手率19.97%。爱尔眼科开盘时也一度涨停,最终收于36.15元,涨幅5.09%。

红眼病虽然爆发范围广,感染人数更多,不过由于全年均可发生,以春夏两季多见并不会危及生命,又不是新的疫情,引起的恐慌有限,因此,很难支撑股价。

天目药业在被拉至涨停后的第二个交易日,又迅速以跌停报收。9月20日,天目药业低开低走,跌停报收。

根据观察,参与炒作天目药业的资金均为快进快出。根据公开交易信息,9月17日五大买入席位,在9月20日即选择卖出。

其中,中信建投证券深圳深南中路中核大厦营业部、光大证券(601788)金华宾虹路营业部、中信建投证券杭州市解放路营业部、中信金通证券杭州心南路营业部、东方证券上海浦东南路营业部分别位处9月17日第一至五名买进席位;第二个交易日,这5大席位又纷纷抛掉手中筹码,分别成为当天第一、三、二、五、四名卖出席位。

由于天目药业9月17日基本都处于涨停位置,导致五大游资群体购进筹码的价格均14.8元以上;第二交易日卖出的时候,成交均价在13.7元左右,由此,部分参与炒作的资金可能出现了亏损。

错被拉进红眼病概念

实际上,要不是突然被拉进红眼病概念当中,天目药业今年走势与业内其他个股相比,较为平淡。在自7月初以来,医药板块以40%左右的涨幅位居各板块第一,相关概念的龙头股更是被炒作资金反复抬升的情况下,天目药业股价也未能有突出表现,甚至连板块都没跑赢,自9月17日涨停之后,9月20日、9月21日股份连续则下跌,再度回复疲弱走势。

同时,被拉进红眼病概念的上市公司还包括中珠控股和仁和药业等。中珠控股内部人士9月21日对《投资者报》表示,公司生产眼药水可以用于治疗红眼病,不过因为公司目前是房地产、医药两条腿走路,红眼病疫情爆发,很难推动公司业绩。

仁和药业内部人士9月20日则对《投资者报》表示,尽管大股东承诺将眼药水业务纳入到上市公司中,不过目前还没有实施,再加上公司生产的眼药水用于缓解眼疲劳和预防结膜发炎,对治疗红眼病并没有直接疗效。

尽管天目药业、中珠控股、仁和药业均表示,红眼病拉动公司业绩的可能性较小,除了天目药业外,其余相关药企仍有可能会被拿来爆炒。东吴证券认为,国庆节前的最后一周,投资者可能抱有持币观望的态度,大盘可能仍将运行于偏弱的格局之中,医药生物板块的短期走势也难言乐观。

从长期投资的角度,东吴证券看好能较为确定的受益于基药放量的中药独家品种,医药商业集中度提升大势所趋下的龙头医药流通企业和成长性良好,盈利增速明显、业绩有保障的部分个股。

从天目药业今年业绩和大股东表现上可以看出,并不在此列。这是一家被专业研究机构抛弃的医药上市公司,多位医药行业分析师表示,没有关心过这家企业已经很久了,今年内没有一家研究机构为其写过研报。

上市公司成提款机

拥有十佳眼药水品牌“珍珠明目滴眼液”的天目药业近几年经营业绩可以用很差来形容。根据天目药业半年报显示,公司累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12亿元,同上年相比下降20.70%,完成计划的45.87%,仅实现利润总额187万元。

章鹏飞在4年前接手天目药业一直把精力放在资本运作方面,甚至没有关心过公司拳头产口“珍珠明目滴眼液”技术改造问题,直到今年上半年才开始对该项目进行技术改造。而就在那段时间里,仁和集团旗下的闪亮眼药水、正大集团的润洁眼药水等都在快速发展。

显然,医药板块盈利能力向来好于大多数板块,并且基本未从金融危机中受伤,那么天目药业的业绩实难服众。有意思的是,公司业绩差而高管们却急于涨薪。

8月18日,天目药业公告称,审议通过了《关于杭州天目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及高管薪酬调整的建议》,其中董事长薪酬尚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在投票中,到会的7名董事,有一个投了反对票。天目药业独立董事管湘菂反对的理是:“薪酬应与绩效挂钩,应有考核体系,基础工作一定要做。”

从中不难看出,这是一家连考核体系都不健全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对其也未抱有希望。根据资料显示,天目药业大股东是杭州现代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现代联合),实际控制人是章鹏飞及其妹妹章丽萍。2006年1月,现代联合从杭州天目永安集团手中取得了天目药业31.26%的股权,成为了天目药业的控股股东。

不过,自章鹏飞接手天目药业4年以来,并未给这家公司带来实际利好,却屡有资本运作痕迹,公司直接或间接变成章鹏飞个人的“提款机”。

现代联合接手天目药业以来,也曾公告拟收购资产以发展主业,不过都不了了之。2009年12月8日,天目药业称将收购鑫富药业(002019)厂区整体资产。然而20天后,天目药业就和鑫富药业签署了项目收购终止合同。

值得关注的是,在双方签署项目终止协议的当天,天目药业大股东现代联合就减持了0.95%的股份。此次减持后,现代联合持有21.52%的股份。

这并不是个案,根据天目药业的公告显示,章鹏飞在接手天目药业后,通过质押、减持等手段不停地从上市公司中抽取现金,当中还屡有违规现象出现。

大股东屡次违规

1月13日,由于天目药业在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和重大事项内部审议程序等方面存在违规,连续发生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事项,上交所对天目药业及其原董事长章鹏飞、原董事兼总经理郑智强、财务副总监吴青平进行公开谴责。

经上交所查明,天目药业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在2006~2008年,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分别为3260万元、8055万元和2768万元,2009年1月再度发生320万元。

天目药业在经历上交所公开谴责一个月后,2月24日,公司又公告称因大股东现代联合涉及郑奇诉案,其持有的天目药业2488万股无限售流通股遭冻结,冻结期限为公告日起的两年。

3月31日,天目药业又公告称,经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解除了因郑奇诉现代联合一案于2月24日被冻结的公司2488万无限售流通股(已质押)中的1988万股解除冻结。

据了解,郑奇原为天目药业职工,曾任杭州天目医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下称天目医药),于2009年底离职。郑奇的父亲郑智强曾任天目药业副董事长、总经理,于2008年11月辞去上述职务,并于2009年1月任天目医药执行董事。天目药业于2009年10月26日免去郑智强的天目医药执行董事职务,郑智强于2009年底离职。

现代联合曾经承诺给予郑智强1000万元的奖励,截至到诉案之时并未兑现。郑智强作为原天目药业总经理,曾经参与了章鹏飞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事件。今年1月13日被上交所公开谴责。

就在3月31日拿回被冻结股份后不到4个月,天目药业公告称,截至7月13日,股东金帮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金帮贸易)累计出售公司股份190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56%;减持后,金帮贸易尚持有公司股份753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18%。尽管公司声称金帮贸易与现代联合非一致行动人,然而金帮贸易实际控制人是章鹏飞胞妹章丽萍。

有意思的是,章鹏飞在浙江大学建校113周年时许下豪言,要为浙大捐赠1亿元。章鹏飞2005年毕业于浙大EMBA班。据媒体报道,截至目前,浙大并未收到章鹏飞的捐款。

除了大股东频频违规之外,天目药业旗下具体药品也陷入违规泥潭。5月份,在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监测的29违法药品广告中就有天目药业子公司黄山市天目药业有限公司(下称黄山天目)的“桑麻丸”。

就在今年4月22日,天目药业曾公告称,再次为黄山天目担保2400万元,累计为其担保额达3700万元。

撤换会计师事务所

9月9日,天目药业公告称,审议通过了《关于聘用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2010年度会计审计机构的议案》。原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天健所)被撤换。

根据记者了解的内情显示,对于章鹏飞来说,天健所的会计师不好用、“不听话”,那就换掉好了。

有证据表明,根据天健所注册会计师姜伟跃、叶卫民在天目药业2009年年报上出具的审记报告显示:天目药业子公司深圳京柏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京柏)于2007年4月以协议价1500万元向博罗县园洲镇鸿星制衣厂购入厂房,并累计支付购房款878.30万元。

其后,天目药业一直未取得资产权属证明,亦未直接使用该项资产。2009年4 月20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解除原签订的购房协议,并承诺在90日内分期归还原预付的购房款。

天健所报告显示:“截至本审计报告日,深圳京柏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尚未收到上述购房款。我们未能取得充分有效的审计证据,以认定该等交易的合理性,以及款项的可收回性。天目药业管理层未能就2009 年度发生的部分销售业务费用提供充分有效的依据,我们无法实施其他更有效的审计程序,以取得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判断该等费用的发生及列报的准确性。”

天目药业在2010年半年报中对此给出解释,关于控股子公司深圳京柏向博罗县园洲镇鸿星制衣厂购买厂房一事,深圳京柏于2010年6月29日收到鸿星制衣厂还款50万元,8月6日收到鸿星制衣厂还款50 万元,合计收回100万元。截至2010年6月末,还有778.30 万元未还。天目药业决定采取法律手段收回余款,目前正积极与律师协商如何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此外,关于证监会2009年4月29日对天目药业进行立案调查一事,公司表示,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已完成调查工作,调查结论还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审理中。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正是天健所的审记报告让已经费力地左腾右挪的章鹏飞很恼火,今年半年报,已经停止与天健所的合作。据了解,已经屡屡在上证所备案的章鹏飞亟须一家听话的会计师事务所,以保证财务报表不太难看。目前章氏兄妹手中天目药业的股权合计不到30%。

不过,因为自从创业板开市以来,处于高成长性行业的公司又多了一个相对阳光的上市渠道,上市公司壳资源不再像以前值钱了。现在对壳资源有需求的公司更多为银行贷款受限的地产类公司,原本天目药业总股本只有1.2亿股,尚算优质壳资源。

上海肾病医院哪里好

上海中医科哪家好_上海明珠医院邀请孙斐等多位中医主任坐诊中医科

南京皮肤病医院:南京白癜风308激光治疗多少钱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癜风的早期症状是什么 抓住早期治疗是关键

重庆前列腺肥大能根治吗有什么药-男人尿频的6大诱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