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爱情只是画了个圈[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01:44 阅读: 来源:货车厂家

1。

认识顾小北的人都知道他有个霸道任性的女朋友,名叫林小蛮。

只要听过我名字的人都会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们的脸上清晰的写着:名副其实。真是少见多怪,林小蛮林小蛮,不野蛮怎么能叫林小蛮。顾小北常常用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对我说,为什么你就不能温柔点?我总是不以为然的说,温柔的话就不是我林小蛮了。我总自以为是的认为他的絮叨是一种口是心非的宠溺。

但凡是顾小北的朋友,没有一个对我有好评。可是这不能怪我,谁让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我林小蛮看不惯的呢。就比如有次顾小北的一个男生朋友要回老家了,邀请顾小北去他家吃顿辞别饭。正当我钻进柜子里热火朝天的挑漂亮的衣服时,顾小北一个电话粉碎了我的积极性。他吞吞吐吐的说,我朋友说最好我自己去。我不解的问,为什么?他说,因为咱们俩是情侣,他怕他父母看见影响不好,因为毕竟咱们年纪还小...顾小北的话还没说完,我就觉得一股火蹿上了头顶,我非常痛快的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请转告他,他在放狗屁!

顾小北说了一大堆道理安慰我,最后还是独自去了他朋友家。顾小北回来的时候,也带来了他朋友的歉意。我什么都不想说,我只是声音很轻却很认真的对他说了一句话:如果我的朋友不能接受我喜欢的人,那我也不会接受我的朋友。

他根本不知道,就在他丢下我转身去他朋友家的瞬间,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我很想和顾小北大声的理论,我们已经是大学生了,谈恋爱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的朋友不喜欢我可以直接说,何必用这种方式敷衍我,我不是傻子。可是我还是什么都没说,我总是以为顾小北是懂我的,我的笑,我的泪, 我的小心眼,我的不讲理。

我林小蛮很坚强吗?不,一点也不。我只不过有点霸道,并不是坚不可摧。

2。

圣诞节那天,顾小北一本正经的对我说,林小蛮同学,鉴于当初我们在一起时太仓促,没能给你一个浪漫的求爱过程,不如我们在这个美丽的日子分手,让我重新追求你吧。我配合的说道,好啊,请问您选择哪种分手方式呢?是平静如死水的抛弃我,还是作为朋友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又或者是死去活来拉着我的手痛苦流涕?

顾小北略思索了一下说,还是做朋友吧。我笑着钻进他的怀里。他说,我是认真的。我假装痛苦的说,我也是认真的。他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了,分手了,你走吧。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顶着鸡窝头给顾小北打电话要他给我买饭时,我才知道,他是来真的。

我跑到他的宿舍楼下却发现他牵着一个女生的手说着什么。那个女生我见过,是我们学校“校园歌唱大赛”的冠军杨依依。我忽然明白了。我走过去,一把将他们的手分开,杨依依“啊”的轻叫一声。我来没来得及开口,我的胳膊就被一个男生死死抓住。男生平静的对我说,不准动依依。我气急败坏的挣扎着说,你有病啊!顾小北大喊一声,够了!都住手!我才不听他的话,我猛的朝男生的胳膊咬下去,男生闷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我忍住眼泪看着眼前的一对狗男女咬牙切齿的说,顾小北你这个卑鄙小人!顾小北无奈的摊了摊手说,林小蛮,你自己也答应分手了好不好?你能不能不要像个泼妇一样?我顿时气结,说不出话来。杨依依看了我一眼娇声娇气的说,顾小北,你尽快处理好。顾小北没好气的说,你不是一样没处理好。杨依依看了男生一眼轻蔑的笑着说,我早就解决了。沈白,你说是不是?沈白侧着脸一直看着远方,仿佛整件事和他无关。顾小北温柔的说,依依,我先上去了,再联系。我一把拉住顾小北,你刚说谁泼妇?你怎么能这么说我?顾小北不耐烦甩开我,林小蛮,你真够惹人烦的。我跌倒在杨依依的高跟鞋边。

我爬起来,准备对顾小北拳打脚踢的时候,沈白二话不说的拉着我的胳膊,不顾我的喊叫和踢打,强行将我拖走。

3。

我左手拿着汉堡,右手拿着鸡腿,像个饿了三天的乞丐,毫无形象的大口吞咽着。对面的沈白终于开口说话了,他静静的说,心情好些了吗?我喝了一口可乐帮助我吞咽满嘴的食物,边胡乱的点头边舔了舔手指。

是谁说过,人一旦吃饱心情就会好很多,据说这是因为人的欲望被满足的关系。我打着饱嗝习惯性的将脏兮兮的两只手平伸向对面,沈白的眼睛里满是疑问。我忽然反应过来,我已经失去了顾小北。我顿时放声大哭,声音越来越大。他有些慌张的拿起纸巾抓起我的手帮我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擦去油腻,我愣住了。

他边擦边说,有些习惯还是慢慢的改掉比较好。我将手收回,走到他跟前拉起他的胳膊,边走边说,你去给我把杨依依追回来!他一言不发的像个玩偶似的被我拖到学校,平静的看着我。我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我边推搡着沈白边哭道,我不管,我只要我的顾小北。他看着我,眼底像藏了一汪深不可测的海洋,没有半点波澜和漾动。我指着他说,你要是不把杨依依追回来,我不会放过你。

星期五那天,我身上挂了一个“欠债还钱,欠情还人”的条幅站在沈白上课的教室门口大喊,沈白!顿时所有人议论纷纷。沈白从教室出来的时候,我正舔着一个巧克力味的棒棒糖靠在墙上玩手机。他双手抱拳外加上他那并没有多少表情的面孔,做了一个求饶的动作。我得意的说,以后你都得听我的。说完,我转身潇洒的离去。

元旦晚会那晚,观众席上,我神秘的贴着沈白的耳朵说,我已经把你那位的“装备”毁了,你呢,任务是否完成?他点点头。我得意的笑了,就让你们这一冠一亚统统见鬼去吧。晚会高潮部分来临时,身穿公主裙的杨依依和抱着吉他的顾小北闪亮登场,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几乎快要结束了,顾小北的吉他仍然谈的有声有色。我恨恨的瞪着沈白,正在此时,杨依依完成最后一个高难度动作,裙子的拉链瞬间从上到下完全裂开来,杨依依的内衣显露出来,杨依依尖叫一声蹲在地上失声哭泣。顾小北扔掉吉他脱掉外衣包住杨依依,我的心忽然很疼。

沈白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现在你开心了吗?他们本来就没有错。我愣在座位上,突然很想发疯。

4。

我逼着沈白织围巾的时候,他揉着被戳的通红的手指委屈的说,能不能让我老妈帮我织?

不行!我毫不留情拒绝了他。我戳着他的脑袋说,你到底想不想把杨依依追回来?你要是想就听我的准没错!你想想一个大男生居然给女生亲手织围巾,这个女生该有多感动。我边说边握拳放在心口做感动状。他用一副嫌弃的表情看着我。

我趴在他脸前说,哎?你表情其实还蛮多的。他淡淡的笑着说,那当然,熟悉了,表情自然就多了。我看着他认真的说,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杨依依?他扫了一眼我的胸。我立马说,她的也就比我的大那么一点点。他又看了一眼我的腰。我又立刻说,我的也不粗好不好,这叫丰满。他又看了一眼我的腿,我底气不足的说,我承认我的腿是没她的细。他又看向我的脸,我顿时抓狂了。我说,好了好了,当我没问过!我捂着脸丧气的说,我就那么差劲吗?他边织围巾边说,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干嘛和别人比。我将手移开,突然决定实施一个伟大的计划。

沈白站在主席台上大声对我说,林小蛮,饭买回来了!我跑到他跟前气喘吁吁的说,十五圈,哦耶。他有些怜惜的看着我,何必这么辛苦。我边吃边说,你就等着看林小蛮的美丽蜕变吧。

情人节前夕,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笑了。我打电话给沈白,要他陪我过情人节。他听话的来到我的城市,我转了个圈得意的说,怎么样,和杨依依有的一拼吧。他叹了口气看了看我的胸,我下意识的往胸口看去,突然发现减肥减的比以前还小。我哭丧着脸说,怎么办。他说,真正喜欢你的男人是不会在乎这些的。

我没有理会他的话,边哈着气搓手心边说,也许再需要努力一步顾小北就能回到我身边了。沈白看着我,眼底的海水漾了漾,林小蛮,难道你还不明白?

5。

我不解的看着他,明白什么?我说,你那条围巾送杨依依了没?他点点头说,我织了两条,这条送你,算是我谢你的。我接过围巾绕在脖子上兴奋的说,嘿嘿,谢谢。那她收到围巾有没有感动的哭?他摇摇头。我泄气的说,不会吧,这么铁石心肠。

我拉着他逛了一个又一个花店,他抱怨说,我真不明白,我为什么大老远跑来陪你折腾。我没好气的说,拜托,我失恋都是因为你没把杨依依看好,如果你和杨依依还在一起,顾小北就没机会和杨依依在一起,我就不会自己一个人过情人节,你得补偿我!他嘀咕道,哪里来的逻辑。

我逼着他买了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我站在街上一本正经的说,现在教你怎么俘获女人的心。现在,你就当我是杨依依,单膝跪在地上举起你手里的玫瑰,发自内心的说,亲爱的,回到我身边吧。他拘谨的低声说,拜托,到处都是人。我认真的说,对了,就是要在所有人面前大声的喊出的你的爱!来吧,沈白,你可以的。他羞涩的慢慢跪下,举起玫瑰小声说,亲爱的...我打断他的话,听不见,大声点!他突然很大声的说,林小蛮,回到我身边吧!周围的行人纷纷将目光投向我们俩。我愣了一下说,对,就这样。到时候对杨依依说的时候把称呼改一下就行了。

他突然站起来颓废的将手里的玫瑰花粗鲁的塞到我怀里。我看着他生气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

开学的时候,正赶上杨依依的生日。沈白对我说,杨依依邀请他陪她过生日。我不顾沈白的极力劝阻,像个小癞皮狗似的跟着沈白蹭杨依依的饭局。就在我吃的正高兴的时候,四处敬酒的杨依依看见我惊讶的说道,呀,全齐了呢。我不服气的端起酒杯说,顾小北的女人过生日,我怎么能不来捧场呢?杨依依笑着碰了碰我的酒杯说,你明白我是顾小北的女人就好。我当时差点将杯中的酒泼向杨依依。

我借着酒劲粘着顾小北撒酒疯,我说,顾小北,你赖皮。那次分手不算,你重新说分手,我要正式、隆重的重新答应你。顾小北扶着半醉的我低声说,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傻。我的眼泪慢慢流下来,我装疯卖傻的踢打顾小北,顾小北,你是傻子!你是全世界最傻的傻子!沈白从他手上夺过我,顾小北笑了笑说,挺合适的。

6。

我伸了伸懒腰看着满教室的五颜六色的气球,对沈白说,你准备怎么感谢我?他从身后拿出两个巧克力味棒棒糖递给我。我怔了一下说,你居然知道我爱吃巧克力味的。我呆呆的握着棒棒糖,想起每次我嚷着要吃棒棒糖时,顾小北总会买一大堆各种各样的棒棒糖扔给我,我喜欢什么味的就从里面挑什么味的,以至于几乎一大半都被扔掉了。

沈白歪着头看着我说,怎么,不喜欢?我笑着摇摇头。我说,沈白,你是不是很想和杨依依在一起?他愣了一下,看向窗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突然红了眼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伤感瞬间将我包围,我豪爽的说,好,我一定会帮你追到她。说完,我忍住眼泪剥开棒棒糖。他平静的看着我说,那顾小北呢?你还想要吗?我低着头含着棒棒糖,惨淡的笑了。他从我手里拿过另一个棒棒糖说,我陪你吃。我转过身,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

沈白放的气球从窗外慢慢升起的时候,我突然很难过。几乎所有人都不顾教授的呵斥,向窗外看去,议论声充斥着我的耳朵。为了避免看到气球上我亲自帮他写的“杨依依,归来吧”的字样,我将头埋的很低很低。边上的人兴奋的低呼,林小蛮,你是猪!我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到边上男生的脑袋上,你才是猪!男生摸着脑袋委屈的说,又不是我说的,你自己看。我顺着他的手看去,窗外不断漂浮上来的气球上都没有“杨依依”三个字,反而每个都写着“林小蛮”。除了“林小蛮,你是猪”的字样外,还有“林小蛮,归来吧”“林小蛮是傻子”等字样。

我眼角潮湿的向楼下看去,楼下沈白站在一大堆气球中间,含着笑温柔的看着我。我跑到楼下,走到他面前,他拿出两个巧克力的棒棒糖递给我一个,认真的说,我愿意陪你苦,陪你甜,给你织围巾,在大街上大声的对你表白。你想减肥,我就陪着你跑步,你想增肥,我就用所有的钱给你买好吃的。虽然我没有一副能拿歌唱比赛亚军的嗓子,但我有一双时时刻刻愿意听你的话的耳朵。林小蛮,来我身边吧。

我上前抱着他流着泪说,我早就知道你织的围巾没送给杨依依,因为只有傻子才不会被你感动。他附在我耳边说,其实真正的傻子是顾小北,这么可爱的林小蛮他竟然不知道珍惜。我看着漫天纷飞的气球,原来,我的爱情只是转了个圈。

沈白要将我介绍给他朋友的时候,我几乎跳了起来。我摆摆手说,你的朋友肯定不会喜欢我的。他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如果我的朋友不能接受你,那我不会接受我的朋友。我愣在原地。

他的朋友请客吃饭那天,我穿着不符合我性格的淑女装细条慢理的扒着米饭。他朋友斜斜的看着我说,像你这样吃饭吃到天黑也吃不完吧?我顿时泄气了,我就知道没有人会喜欢我。反正也没人喜欢我,我夹起肉大口大口的啃着,末了还不忘舔舔手上残留的香味。他朋友看到此哈哈大笑说,这样才对嘛,我就喜欢这样直性子的。我愣了,两只油腻的手停在半空中,沈白拿起餐巾纸笑着帮我一个手头一个指头的擦去。

不得不承认,有些事真的很奇妙。比如爱情,比如我们。

文/他们叫我小妖精。QQ:564002412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