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货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秦安县城的三轮车

发布时间:2020-07-13 20:22:38 阅读: 来源:货车厂家

“整个县城有4000辆出租三轮车,只要你的车上了牌照就可以上街拉人,如果你有更好的营生就去干别的,反正是来去自由。当然,你拉人挣的钱全是个人的,不给任何人缴一分钱:没出租车公司,不存在缴份子钱的事,政府也不收你一分钱。”2012年春节回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老家在县城坐出租三轮车,和车主聊天时听到这样的消息很是意外,凭感觉家乡可能创造了一个第一:在全国率先推出出租车免税免“份子钱”。

说来,这个“第一”并不是现在刚有的,而是四五年前就有了。以往我每次回家在秦安县城坐三轮车,一直没问这个问题,总觉得出租车缴“份子钱”缴税是天经地义的事。早在2008年春节回家时,就发现秦安县城有许多三轮车拉人揽活,十分钟内的路程3元;此后每次回家途经县城,发现出租三轮车是一年比一年多,现在想想正是免“份子钱”免税的政策,吸引许多人运营三轮车“占便宜”,反正挣的钱全是自己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乘坐不同的三轮车出行,进一步了解秦安县城三轮车的渊源和现状。原来,最早运营三轮车的是下岗工人,当时部分国企改制闲下来许多人,他们为了养家就买来三轮车拉客,县城不大,拉一个客人从起站到到站3元钱,这与当时县城的出租汽车价位相当,但三轮车能钻小胡同,多数乘客更愿意坐三轮车。时间一长出租汽车就受不了,一方面他们是有公司的,得缴份子钱,一方面现在逐渐拉不上客了。而三轮车是街头小贩的性质,没任何公司管不缴份子钱,也不缴任何税收,挣的钱全是个人的。于是,许多出租汽车司机强烈要求政府取缔客运三轮车,理由是它们扰乱正常的交通运营和影响市容。

是截断众多下岗工人的生活来源,还是保持所谓的“良好市容”?最终政府部门还是以群众的生计为重,继续“纵容”三轮车自由拉客,无饭可吃还奢谈什么“市容”。坐在三轮车里听司机师傅这么说时,我真的为县领导以人为本的情怀所感动,这事搁在哪一个地方都容易被戴上“非法运营”的帽子将出租三轮车消灭在萌芽状态,而家乡的县领导却能顶住压力,这确实需要足够的勇气。为了感念秦安县领导敢为先的精神,我特意查了一下当时的领导姓名:县委书记陈天雄(后调往定西任政法委书记)、县长王东红(现为县委书记)。

此后,出租汽车和三轮车的数量进一步此消彼长,越来越多的下岗工人运营三轮车挣钱养家,越来越多的出租汽车司机改行跑三轮车。两年前,秦安县城的出租汽车基本绝迹,取而代之的是清一色的四人座三轮车。再后来,许多高中生的家长从乡里来到县城,他们给孩子们做饭陪读之余,纷纷买上三轮车拉客挣钱。同时,少量机关工作人员也是业余跑三轮车,这样秦安县城的三轮车数量进一步增多,以致达到4000多辆的规模。

小县城这么多的出租三轮车,他们的收入如何?2012年春节我问了四个司机,他们的回答基本一致:平时一天挣七八十元,一月就是二千多些,相当于县城机关工作人员的工资;腊月正月许多在外地的人回家离家生意多,一天挣150元,一月就是四千多元。秦安县城出租三轮车天天有活干,还得益于县城有一个特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许多外县外省的商人来这里进货,拉人拉货都需要找三轮车周转。再补充一句:秦安县城三轮车的起步价这几年也是步步升高,从3元到4元,再到现在的5元。

“打个比方,政府强行每车每月收100元,你们干吗?”我坐在三轮车上这么问。司机笑着回答,那也要给,毕竟是月收入的零头,问题是政府不收一分钱。想想,一个出租三轮车一月缴100元,一年就是1200元,4000辆出租三轮车就是480万元,这对于一个贫困的农业县来说是巨大的财政收入。有62万人的秦安县,2011年的财政收入仅1.7亿元。我虽然没有求证老家的县政府,但可以想象,他们在出租三轮车上还是彻底地还利于民。

很多人的眼里,三轮车在街头猛拐斜跑,容易扰乱交通秩序,那秦安县城的三轮车呢?我特意观察了两天,整体上感觉他们的运行井然有序,不猛拐不插塞,遇见红灯自觉停车;这与北京街头三轮车乱跑猛拐的现象有天壤之别。在秦安县城三轮车拉客是合法的,他们当然光明正大地走路了,而北京的三轮车运营是非法的,他们随时防着交警和城管并准备逃跑,猛拐斜跑也就在所难免了。这不是三轮车司机的素质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

当然,秦安县城也有个别三轮车司机猛拐斜跑,或停车影响他人出行。这可通过教育令其改正,但有人就是说三轮车影响市容,并向政府部门提议取缔它们。我感觉这是说不通的。一来是以个别人的不好惩罚集体所有人,这种管理很不科学。二是市容的概念要有所创新,并非越落后的交通工具就影响市容,在一个包容性的城市既可跑高档轿车,也可跑低档三轮车,还可跑较原始的自行车和架子车,不同的交通工具更能显出城市五彩缤纷的美来。

再说秦安县城的三轮车还可够成一道别样的风景,一些外地人看了说不定会过足眼瘾而赞叹不已。即便三轮车影响市容,现在市容却让位于生存,这恰恰衬托出政府对弱者的包容心,反过来不是给政府长了脸面?更重要的是秦安县城完全免费让三轮车跑,这可能算是全国第一个针对出租车不收份子钱和税收的县城(城市),就像陕西神木率先在全国推出12年免费义务教育一样,秦安县城的官员和百姓难道不该为这个(可能的)第一而自豪?

2012年春节,我在秦安县城乘坐三轮车,许多司机说不收“份子钱”让他们很幸福,并希望这种幸福能永远持续下去。写作此文前几天,我专门咨询了在印度的一个朋友,他说印度是对小贩最宽容的国家,小贩可以在街道两旁随便摆摊挣钱养家,因此大家都说印度的小贩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贩。不过,印度的一些小贩办了执照还得缴少量税的,而秦安县城的三轮车司机是一分钱不用缴,因此他们比印度的小贩还要幸福。

如果说印度小贩的幸福高度是喜马拉雅山,那么秦安县城三轮车司机的幸福高度就是天上。但愿秦安县城三轮车司机的幸福永不落地。(文:李成义)

鄂州工服订做

绥化订制西服

快餐厅制作制服

相关阅读